西北旅游网

仰望塔里木河

时间:2020-03-02 来源:西北旅游
  我们有许多解读新疆的方式,地域之广博,山峦之高远,人情之美好,风物之富饶。每变换一种角度,就收获一个全新的新疆。这一趟旅程,让我们跟随一条河的足迹,去看、去听两岸那些牵动人心的景致与故事。
  
塔里木河胡杨林(史智峰摄)
 
  我们常常赞赏新疆这片广袤地域的博大多彩,绵延起伏的山峦雄伟圣洁,感叹民族风情的多彩绚丽,屯垦精神的震撼人心,而我们在若干次的回眸中是否忽略了在这片大地上默默流淌的那一条条河流?它们看似千篇一律,其实包容着千姿百态。沿着一条河的足迹,我们将以一种温情脉脉的视角仰望这段旅程。
 
  追溯一条河的旅程
  “我熟悉了河的生命,我感到了它脉搏的跳动。”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这样写道。
  当一条河走过2179千米的路程,创造了102万平方千米的生命领域,这意味着它经历了精彩的旅程,也欣赏了无数的风光,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切风景的灵魂,一切生命的源头。这条河,便是塔里木河。
  和田河、叶尔羌河、喀什噶尔河和阿克苏河在新疆阿克苏地区的西南部的阿瓦提县相遇,塔里木河也就正式开启了它的辽阔征程。在维吾尔语中,塔里木河的一层意义为“无缰之马”,这不正揭示了它勃发的生机与力量吗?它一路奔腾不息,跨越时光隧道,似乎未改初心。作为中国最长、世界第五的内陆河,一路走来,塔里木河哺育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阿克苏地区、喀什地区、克孜勒苏克尔克孜自治州、和田地区等广阔地域,也经历了天山、昆仑山、塔里木盆地、塔克拉玛干沙漠与阿尔金山等地势地貌的巍峨起伏、丰茂或贫瘠,最终在台特马湖暂时结束了它的壮阔旅程。这里的人文与自然都深深烙印了塔里木河的气质。
  长途艰辛,塔里木河也曾经历断流,但在人与自然的协作下,如今的河流依旧迸发出勃勃生机。若干次次生态输水,正是对这条“母亲河”的感恩。溯源而上,或顺流而下,我们将看到不同的风景,发现不一样的新疆。

巴音布鲁克九曲十八弯(于文军摄)
 
  仰望一条河的文化胸襟
  位于塔里木河上游叶尔羌河水系之畔的有塔什库尔干县,因汉代西域三十六国之一的蒲犁国王城遗址石头城而得名。这里生活着塔吉克、柯尔克孜、维吾尔、汉、回等民族的儿女,谱写出动人的民俗文化篇章。县城之南伫立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和守护城北的“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则为这片土地勾勒出了立体硬朗的线条,人文与自然相交融,构成一幅极具张力的文化图景。
  塔里木河水量最大的源流阿克苏河为一座城市赋予了美丽的名字--阿克苏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清澈的水”,阿克苏市意为“白水城”。这里曾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驿站,也是龟兹文化和多浪文化的发源地。此外,在这条古“丝绸之路”通道上,还有阿帕克霍加墓(“香妃墓”)、艾提尕尔清真寺等人文遗迹不可错过。而这片土地似乎常以神秘的色彩示人,天山神秘大峡谷在天山南麓的群山环抱之中显露出一片夺目的赭色。大自然将它的力量倾注在这片庞大的泥质沙岩山体间,风雨侵蚀、时光磨损,最终造就了它诡秘的造型与气质。当保存完好、构图细密、色彩绚丽的阿艾石窟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仿佛将千年之前的时光与故事送到我们面前,供我们慢慢品读。
  宗教的信仰,具象到实物上,拥有诸多的表达方式。从东汉至唐末,历代龟兹王都对开凿克孜尔千佛洞十分热衷。作为“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克孜尔石窟,使我们得以在许久之后依然能够被那200余座石窟所震撼,并通过这些有佛性、有灵性的造像与壁画,去回望那段熙来攘往、互通有无的丝路华光。
  我们常常听说关于“罗布人”的传奇故事,真正的罗布人村寨,就位于尉犁县城西南35公里处,距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州府库尔勒市南85公里。在这里你可以了解罗布人如何捕鱼、牧羊,通过勤劳与智慧去劳动、生活、创造独特的文化;你可以在茫茫沙海中感受生命的坚韧不息;塔里木河的流淌则为这里的生息繁衍提供了更多的可能,创造了更多的奇迹。
  塔里木河流域另一处具有神秘气息的遗址要数精绝古国留下的尼雅遗址了,它沿着塔里木河水系之一的尼雅河分布,正是在这里出土了著名的“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锦衾、“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护膊,遗存的佛塔、佛寺、田地、果园、畜圈、河渠、陶窑、冶炼遗址等遗迹都在向我们讲述古丝路南道上的昔日繁华。
  往喀什的方向前行,我们会收获更多更精彩的人文故事。有人说,来到喀什老城区,就犹如置身于一幅新疆维吾尔族民俗风情的生动画卷中。也有人说,喀什噶尔的灵魂在喀什老城,它代表了这个城市古老的过去,平静的现在,如果幸运,它必将代表未来。漫步在纵横交错的巷陌中,砖木结构的老建筑像是带你进入了历史的长河中,空气都仿佛带着醇厚时光的温润。密集的风物让你应接不暇,每变换一个角度,就似乎进入了另一重历史时空,充满了传统民俗文化的魅力。
  2179千米的路程,塔里木河却延伸出了无尽的生命历程。即使是在流域尽头的若羌县境内台特玛湖,它也留下了宝贵的文化印记。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内地通往中亚和新疆通往内地的重要战略通道,也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要道。这里所保存的楼兰古城遗址、米兰古城遗址、小河墓地、罗布泊等传说至今仍吸引着世人探寻的眼光。

荒漠绿洲——阿克苏乌什九眼泉(史智峰摄)

  触摸一条河的温柔情怀
  塔里木河的文化胸襟是深邃博大、悠远绵长的,那么它所造就的风物景致则是柔情温婉、令人神往的。
  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巴音布鲁克草原,是皑皑雪山环抱之中的一片碧绿宝石,也是仅次于鄂尔多斯的中国第二大草原。它的丰美因为有着塔里木河流域开都河的滋润而显得更加灵动优雅,九曲十八弯不仅流淌出了生机勃勃,更孕育出了宝贵生命。这里地势平坦、水草丰茂,是新疆最重要的畜牧业基地之一。牛羊漫步,清风拂面,站在这片草原之上,一切的烦恼与喧嚣都在广阔天地间消弭于无形,只留下对自然大美的感叹。
  这片草原上还点缀着中国最大野生天鹅种群栖息地--天鹅保护区、避暑胜地巩乃斯森林公园等景致,你也可以在这里欣赏到蒙、汉、藏、哈萨克等民族的多彩风情。若是到了那达慕盛会举办的时候,便更能体验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所具有的开朗豁达与坚韧顽强,那是一种极具感染力的生命力量。
  想要同时感受自然的严厉与温柔,那一定要到塔里木河流域去看看那些挺拔伫立着的金色胡杨林。它们饱经风霜,却又享受着自然的爱抚,也因此得以在苍茫大漠上彰显骄傲的生机,与平坦广阔的碧绿草原形成了鲜明的色彩对比。有人统计过,世界上的胡杨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国,中国90%以上的胡杨又生长在新疆塔里木河流域。位于塔里木河中游沙雅县境内的原始胡杨林,便是其中的代表。沙雅在汉代为龟兹国地,站在胡杨树之下想象当年的时光,似乎别有一种乐趣。而在塔河中游流经的地方,也有一处面积广大、分布密集、生机勃勃的自然胡杨林,这便是地处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的轮台县胡杨林。它们成片地展示出无穷的生机,而单独欣赏,又以独特的姿态自成一道美丽的风景。难怪有人会说,“它们的一生是一部启示录--有关生命与死亡、大漠守卫与绝处逢生的启示录。”
  美国文化人类学家摩尔根曾说:“塔里木河流域是世界文化的摇篮,找到了这把钥匙,世界文化的大门便打开了。”在新疆这片东西方文化风情交融的土地上,塔里木河也正是解读文明的一个重要线索。无论是行走在塔克拉玛干的沙漠公路上,还是穿越和田的“千里葡萄长廊”上,你都会对这条河产生更深重的敬与爱--它孕育生命、缔造文明,它是这片土地上最深情壮阔、温柔沉默的“母亲河”。
编辑:于波
作者:雪兔

Copyright © 2020 西北旅游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0007900号-3